为毕生心血,也为生存
2020-05-14
文|记者寒冰报道
为将裁判用喷雾剂推广到全球,阿莱曼内自掏腰包超过80万美元,其后席尔瓦加入将两人产品合二为一,但国际足联的背信弃义毁掉了两人的生活。不仅格隆多纳承诺的4000万美元专利费付之东流,阿莱曼内为此负债累累,没有国际足联的专利买断,喷雾剂公司如雨后春笋,公司效益每况愈下。

为将裁判用喷雾剂推广到全球,阿莱曼内自掏腰包超过80万美元,其后席尔瓦加入将两人产品合二为一,但国际足联的背信弃义毁掉了两人的生活。不仅格隆多纳承诺的4000万美元专利费付之东流,阿莱曼内为此负债累累,没有国际足联的专利买断,喷雾剂公司如雨后春笋,公司效益每况愈下。

因入不敷出,阿莱曼内与妻子安德雷娅搬到米纳斯吉拉斯州一个100英亩(约40.47万平方米)的农场,靠种植咖啡为生。他每天都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,徒手锄地植苗,成熟时采摘咖啡豆,妻子则在农场办公室工作。一家四口只能住在小镇简易的木屋内,除了农活儿,夫妻两人还要饲养母鸡和火鸡,以及做些维修和使用农用机械的兼职。他们微薄的收入,甚至都无法承担一对儿女的教育开支。

登录 后获取已订阅的阅读权限
该内容需要付费
请购买后查看全文
订阅